司空未来

.

#全职高手##伞修#一枚蛋(叶修生贺)

看到评论说阎王是老韩的还是没忍住笑出来

墨奚:

#食用说明#


叶修中国龙设定/


OOC预警/


文力down预警/


祝叶神生日快乐/


OK的话,请往下——/
  
      
  
  
 


-01-


苏沐秋捡到了一枚蛋。


一枚巨大的蛋。


他若有所思地比划了一下,这枚蛋大概有他的脑袋那么大。由此他判断,这应该是某种大型动物的蛋。恰好这时隔壁老太太那大得吓死人但她自己还是听不清的电视声音响了起来:“鸵鸟是世界上最大的鸟类,可以产出巨大的鸟蛋……”


哦,看来这个就是鸵鸟蛋了,不知道味道如何,够吃好几顿的了吧?能省下不少饭钱呢。这么想着,苏沐秋准备将它敲开。然而他还没动手,那蛋壳上就出现了一条裂缝,并迅速的环绕了一圈。


“咔”的一声轻响,蛋壳均匀地裂成了两半,露出了里面的生物。


细长的身体,金灿灿的鳞片,短短的犄角,半睁半闭的眼睛……


这是一条龙。


这是龙?中国龙?可以拉出去展览换门票钱的吧?苏沐秋惊骇了片刻,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小龙只有一个巴掌大小,卷起长长的身子打了个喷嚏,呼地喷出一口火球,燎焦了它身前垫的桌布。


于是苏沐秋不仅没有省下饭钱,还损失了一张桌布,顺带得到了一个胃口巨大的饭桶。


从上午到下午,小龙已经吞下了八桶泡面,二十余根火腿肠,苏沐橙放学回家时正看到龙一头扎进第九桶泡面里,吸溜吸溜,眨眼泡面就进了它肚子。


“哥,这是……?”苏沐橙小心翼翼地绕过满地来不及收拾的垃圾,好奇的指了指体型似乎涨大了一圈的龙。


“我也不知道。”苏沐秋无奈的摊了摊手,简单地叙述了一下来龙去脉。小龙兀自埋头苦吃,完全不在乎它神龙的形象。


连吞了十桶泡面后,小龙似乎终于吃饱了,满足地打了个饱嗝,金色的眸子懒洋洋的瞥了苏沐秋一眼,身上突然绽放出一片耀眼的白光。


待到白光散去,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年出现在了兄妹二人面前,回味似的砸了咂嘴,不遗余力的夸赞道:“好吃!过了几千年,人类的食物又进步了啊。”


几千年?你才从壳里出来了几个小时吧?苏沐秋一脸无言地看着少年那稚嫩的脸。


少年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无奈地耸了耸肩:“别看我先前是枚蛋,那是耗尽法力后的休眠状态。”


“也就是说,你其实是条活了几千年的老龙?”苏沐秋一针见血。


“话不能这么说,我的年纪在龙族中还算小的。”少年感慨,“想当年……”


“停,龙神大人,追忆之类的可以过会儿再说,你吃掉了我家一周的存粮,是不是该付钱呢?还是说活了几千年的龙神,打算赖账?”苏沐秋显然已经从见到龙的震惊之中冷静了下来,并且进入了友(敲)好(诈)交(勒)流(索)模式。


没办法,为了生计嘛。


“呃……”少年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倒是坦率,”我刚从休眠中醒来,没有钱。“苏沐秋还来不及插话,少年就很快接了下去,”我现在也无处可去,不如我留下来帮你做事还债。“


留下来?苏沐秋脑子转得快,迅速将被蹭吃蹭喝的损失与将龙挂出去展览可得的收益比较了一下,爽快的点了点头。


“好啊。”


-02-


不过这活了上千年的老龙也真是精,一点也不好骗。翌日,当苏沐秋打算哄他变回龙拉出去游街的时候,龙竟然识破了他的打算,摆出一副良家少女誓死不屈从于恶霸的样子,并在下一秒摸出一块金灿灿沉甸甸的……泡面形状的金子。


“这是什么!”苏沐秋震惊。


“点石成金啊。”龙骄傲的摸摸鼻子。


苏沐秋捧着那曾经的泡面,如今的金子,觉得三观都颠覆了,“这怎么做到的?”


“原来是障眼法,我的法力能维持三个小时,足够你把它拿去换笔钱,等他们发觉时你已经安全离开了。”叶修解释完了,拍拍他肩膀。“就当我付的食宿费?”


“不行。”苏沐秋却将那盒泡面金子丢了回来,神色也平静了下来。“这是骗人的东西,我不能拿去还钱。换来了,也不安心。”


叶修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却没多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让金子变回了泡面,叹息一声:“难道真要我卖身?人类真是狠毒……”


这话说得也忒凄苦了,苏沐秋瞥了他一眼,也跟着叹息了一声:“生活所迫啊。”


“我当年的仇家还有几个没死绝,万一知道我重出人间……唉,我一个倒没关系,就怕牵连……”叶修抚着光洁的下巴做忆苦思甜状,苏沐秋的脸色则有些难看。他也不怕什么,唯独担心殃及自己的宝贝妹妹。终于,他毅然妥协:“好吧,你就来跟我一起工作吧。酬劳归我,包你吃住总行了?”


叶修笑的像个狐狸,眉眼弯弯的点头。“好啊。”


阳光明晃晃的映着玻璃,老旧的吊扇吱呀作响,桌上几块绿皮红瓤的西瓜还飘着甜香。


真是个晴好的夏日。


-03-


能够让未成年工作的地方实在是少,但好在信息时代,发达的网络无需露面便可传递数据,是以谋生的路子还是很多的,只是辛苦。


跟着苏沐秋不分昼夜的工作几日,连龙的身体也经受不住——或许是重生一回龙体脆弱了不少,又或许是几千年前养尊处优惯了吃不了这苦。总之,叶修病了。虽然只是不太严重的感冒,但鼻塞眼花也实在难受。苏沐秋虽然不知道人的药对龙有没有用,但还是匆匆出门给叶修买药去了。行至街口,一辆失控的货车呼啸而来。


身体不受控制地飞起,落地。


完了,这下妹妹只能托付给那条不靠谱的老龙了。苏沐秋只来得及这么想了想,接着意识便坠入一片虚无的黑暗。


迷糊间苏沐秋依稀听见耳边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似乎在他所躺着的床边晃动。中国的传说他以前讲过不少给妹妹听,这一黑一白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吧?鬼差,要来带他走了吗。


等等,那道金光是什么?


只听一个熟悉的,还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是叶修。


“你们不能带他走。”


鬼差不知道说了什么,叶修却又重复了一遍,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坚决。“不能。“


而后又是一句:“你们阎王当年那点破事儿……”


苏沐秋还想再听下去,眼皮却越来越沉……


-04-


结果是,苏沐秋在医院躺了几天,奇迹般地好转出院了。回到家时,他面对的是一摞没洗的脏盘子和满地的烟头泡面盒——叶修不知何时染上了人类吸烟的恶习。好在沐橙懂事,把衣服都洗了,否则家里会是更可怕的景象。


“哟,欢迎回来。”叶修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意思意思收拾了一些垃圾,好让苏沐秋开始大扫除。


“黑白无常……”苏沐秋看着叶修的眼睛,念叨了一下这四个字。叶修却是坦坦荡荡:“当然是龙神大人我帮你打跑了鬼差,你才这么顺利的活下来了啊。沐秋大大打算怎么答谢我?”


一双金眸光华流转。


苏沐秋叹了口气收回目光,上下左右打量了一圈以惊人的速度邋遢下去的房子:“答谢?”


叶修干咳了一声,非常自觉的滚去洗碗。


所谓龙神的贵气,都来不及在他身上展现一下,便迅速地被世俗尘气吞没。比起高高在上的龙,他倒更像个人。


-05-


往后的日子变得平顺起来,光阴似箭这种词的发明也不是毫无道理的。成年后的苏沐秋凭借天赋开了家游戏公司,并迅速走红,赚得盆满钵满。而叶修一直没有走,像当年说好的一样,一直跟着苏沐秋一起工作。苏沐橙顺利读完大学,三人在公司里胜利会师,各管一部分,合力将公司做的更大更好。


眨眼十年,苏沐橙出嫁,婚姻美满,夫妻恩爱,婚礼时车子一溜儿的法拉利,排了一条街。苏沐秋却一直未娶,对外宣布住在某某别墅,实际上还窝在当年的小公寓,不时翻出神龙的蛋壳嘲笑一下叶修。两人同居也不是什么秘密,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却都保持了沉默。叶修变幻的人形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有年龄增长,但只是为了不惹人怀疑而布下的幻象。


再十年,苏沐橙生了个女儿,像他一样漂亮,喊人时声音甜甜的:“舅舅,舅夫!”


……舅夫是什么鬼哦。叶修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将她精致的小辫子弄乱,抬眼对上苏沐秋含笑的眸,老脸老皮倒也不害臊,笑眯眯地悄悄捏捏苏沐秋的手。


十年又十年,人间岁月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苏沐秋躺在雪白的病床上,脸上罩着呼吸机,身上插满大大小小的管子。如今他已经年届九十,是个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了。尽管身在最顶尖的医院,用着最好的医疗设备,也不能阻挡生命从他体内流失。


衰老是无法治疗的病。


叶修坐在他床边,他外表虽然为了欺瞒人类变作了一个鹤发鸡皮的老人,但一双眼眸依然精光烁烁,一如当年。


他握着他无力的手,静静地等待着离别不可阻挡地到来。


苏沐秋望着天花板,眼前渐渐浮现出这一生经历的种种。


开头十年艰苦曲折,酸甜苦辣尝了个遍。而后捡了颗蛋出来一条龙,莫名其妙的就黏在了身边,赶也赶不走。后来事业有成,自己虽然一生未娶,宝贝妹妹却已儿孙满堂,享受着天伦之乐。


人生近百载,过往如云烟。幸好,他一直都不孤独。


浑浊的目光缓缓转向床边的人,眼前忽而清明起来。回光返照的活力瞬间涌遍全身。


苏沐秋反握住叶修的手,神色平静,而龙的眼神却带着些许悲哀。


“再变一次龙给我看吧。”苏沐秋轻声道。


叶修点了点头,灿烂光华间人的形象化去,闪烁着神光的龙盘在床尾,一双金眸幽深。龙把脑袋搁在苏沐秋枕边,鼻翼翕动,呼出一口白气。


苏沐秋抬起颤颤巍巍长满老人斑的手,轻轻抚过龙美丽的犄角。


“阿修……你可以活很久吧……我要先走一步啦。以前……总觉得我的寿命比起你来说……还是太短了,也一直没有说……”他轻轻笑起来,一双眸子像年轻的时候一样闪闪发亮,是生命之火最后的燃烧。


龙忽然颤动了一下,轻得几不可闻的声音钻入它的耳中,一字字都那么清晰。


“我爱你。”


病床上的老人安详地阖上了双眼,脸上仍留着最后一丝微笑。


死亡,也不过是换个地方从头再来罢了。


叶修叹了口气,声音逸散在空气中,已无人聆听。


“我也是啊。”


-尾声-


龙站在云端,俯视着下方人间。


产房之中,一个婴儿刚刚出生,舞着手脚哭闹了一会儿,沉沉睡去,面容安恬。


“你真的决定了,一直追着他的转世?”身后黑脸的阎王问道。


“是啊。”叶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婴儿。


“值得吗?”


“这是我的誓言,你不懂。”他摇摇头,站在天上看人间的时间过得飞快,婴儿已然牙牙学语。


阎王不懂。所以保持了沉默。


大约所有从蛋里出来的生物都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儿雏鸟情节,活了几千年的老龙也不例外。


几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中他身受重伤,法力尽失变回一枚蛋也没打算再醒过来。结果那天无意中感觉到人体的温暖,睁眼便看见少年一双清澈的眼眸。


命中自有定数,神意之上,还有天意。


龙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人间。


龙的誓言从不会轻易许下,一旦许下,就会用漫长的似乎永无尽头的生命去实现。


阎王站在云头上,叹了口气。


唉,待会儿回去改改命盘,让那个人得道成仙算了。


人间一栋平凡的居民楼前,小男孩好奇的抱起那枚巨大的蛋。


“这是……鸵鸟蛋吗?”


                                      -END-

评论

热度(34)

  1. 司空未来墨奚/陆行翊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评论说阎王是老韩的还是没忍住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