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未来

.

【叶蓝】人间送小温

明烛:

叶修5.29生日快乐!蓝河6.01生日快乐!二位爷一起过个生日,猴不猴!\(//∇//)\

————————

01

叶修发现蓝河今天有点不对劲。

也说不上不对劲,就老是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傻笑。从早上乐到中午,问他也不说原因,笑眯眯笑眯眯地,把叶修瘆出一身鸡皮疙瘩。

做饭的时候噗一声笑出来,洗个菜也能看到那一颤一颤的肩膀。叶修咬着烟嘴眯着眼,把蓝河上上下下扫了一圈,断定这小子肯定有事瞒着他。

“坦白从宽啊蓝河大大。”叶修拍掉他差点戳到脸上的筷子,抽了张纸在蓝河下巴上擦了擦,汤汁都吃到衣服上了,还露着一排小白牙,被自个儿脑内的东西逗得不行,活像一只傻兔子。

蓝河埋头扒了两口饭,闷笑道:“不告诉你。”

“抢到了话唠的什么限量版?”

“才不是黄少!”

“啧,不当自己有主是吧,哥也是会有小情绪的。”

“嘿嘿,嘿嘿,嘿嘿嘿……”

得,饭也不用吃了。不知道叶修哪个动作又点了他的笑穴,蓝河筷子一丢干脆趴在桌子上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揉肚子,脸都涨红了。

“太,太像了哈哈哈!一模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无奈,绕道蓝河身后两手一抄把人抱了起来,并觉得有必要把重振夫纲这一事项从晚上提前到中午。

02

大兔子被人按在床上折腾了一溜够,抱着被子睡得正香。

叶修心满意足地点了一只事后烟,关上卧室门,再摸到桌子前。

蓝河是早上上了会儿网后才开始不正常的。

他们用电脑从来不分彼此,蓝溪阁的秘密资料,除非忽悠蓝河主动拿出来,否则叶修不会去看。生活上的其他小事就更随便了,那傻小子自认藏了个大秘密,其实连界面都不记得,叶修一滑鼠标,就看到蓝河在九点多的时候,收到封邮件。

邮件夹带私货,有点大,将近百来兆。叶修再往上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警钟狂响。

发件人叫王瑾,叶修的妈。

03

出柜是门艺术活,这事搁谁身上都一个样。两位爸爸都出人意料地好摆平,一个喝了一下午的茶,一个遛了一早上的鸟,在懒暖的日光之中,曾经顶天立地的男人突然感到时间竟是这样匆忙且不留情面。再生几年气,再冷战几年,自己可能就真老了。难道真要在垂暮之年,看到曾经的混小子用一副丢了全世界的模样,失魂落魄地拥抱陌生人?

希望他能幸福,不想他去接受别人的圆满,两位父亲看得很是透彻。

可事情到了妈妈那里就变味儿了。

本来嘛,当妈的会有心结也很正常,可这两位妈妈的画风愣是异常清奇。知道真相的当晚许妈妈第一反应不是训蓝河,而是抄起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半天找出一个落尘很久的号码,二话不说打了过去。

“……”

“谁想你了!谁想你了!废话少说我问你王瑾,你儿子叫什么来着?”

“……”

“……我记得是秋天的秋?”

“……”

“卧槽!!!你居然一生生俩?!!”

一旁的蓝河目瞪口呆,望望他妈又望望他爸,许爸爸的目光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冲蓝河耸耸肩,然后把报纸一抖,悠悠哉哉地做壁上观。

那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在说:小子,傻了吧。

真傻了,蓝河在大腿上掐了一把,疼得嘶哑咧嘴。

自家亲娘向来温柔,他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跳脚炸毛什么的,宛如曾经被君莫笑折腾得半死不活的自己。那一瞬间蓝河脑内跑偏的唯一反应就是:

两句话能把母上气成另一个人设,真不愧叶修的麻麻啊……

real牛逼的。

04

许妈妈和叶妈妈是大学校友,小她两届。

据说刚进校的时候学妹也是新鲜出炉,天真烂漫的小少女一枚。至于后来如何长成了一朵高深莫测的高岭之花,叶麻麻功不可没。

学妹进了学生会,给学姐吭哧吭哧当副手;学妹高数挂了科,学姐拿着98分的试卷开嘲讽;学姐要做毕业演讲,学妹熬通宵写演讲稿。学妹被折磨得形销骨立,愤起反抗,结果被一杯热牛奶顺了毛。那年冬天特别特别的冷,学妹起晚了没吃早饭,饿得两眼泪汪汪,突然窗户被人轻轻敲了几下,学姐站在教室外,晃了晃手中的面包和牛奶,笑得温柔又促狭。

王瑾结婚那年学妹在准备研究生答辩,首都那么远,知道消息后她愣了很久,然后什么也没有说,单把几个月打工赚的钱包成一个大大的红包,让人带了过去。

再后来,许博远出生的时候学姐也没有来,她寄了一块长命锁,至今还锁在学妹的箱子里。

她们那个年代模糊又遥远,很多事情当年想不明白的,至今也没有机会再明白了。而经过立业,成家,生子,几年的风风雨雨,两人早就长成了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妇女,八匹马都拉不弯的那种。

自家养的猪好不容易舍得离开电脑桌,要去寻找远方的白菜地了,饲养员们还没来得及欣慰呢,猪就丢了。

还是被对家猪拐走的。

这一惊自然非同小可,可这两位妈妈偏偏不走寻常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不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套路不讲。登荣耀,开小号,加入两个对头公会厮杀得你死我活。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脸惊恐地看着团战里拼得格外凶猛的俩御姐号,boss抢完了掐去JJC,人头收得不亦乐乎。

……两位妈,你们的重点呢?

直到三个月后,她们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加错公会了。

顶着蓝溪阁公会人员的叶修妈,先是被迷妹们灌输了一大堆“蓝桥春雪美如画!”,“团长世界第一可爱!”的思想后,又“有幸”参加了一次蓝河指挥的战斗,突然觉得世界就有点变天。那温温和和的青年嗓音透过耳麦传进耳朵里,干干净净的,听多了也不觉得闹腾,很是舒服。而已经在兴欣公会被洗脑成“叶修就是神”许妈妈,差不多也是同种程度的懵逼。

那个孩子,跟自己以为的,不太一样。

抢完boss的两家公会没有散场,而是铺天盖地地爆发出阵阵哄笑声。跳脚不成反被撩的蓝桥春雪被人用伞当头罩下,两个身影并成一双。祝福的,起哄的,前排兜售狗粮的,世界上不知哪家妹子感叹了一声,紧接着被人纷纷回应附和。

“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的。”

“要是一直能这样下去,该多好啊。”

这句话叶妈妈听到了。

许妈妈也听到了。

05

邮件里是一个很长的视频。

那个时候只有录像带,后来转成了视频,好好地保存在电脑里。

叶修看了个开头后起身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蓝河已经起床了,正坐在电脑前冲叶修招手,丝毫没有揭穿发现的窘迫,眼底依旧笑意满满。

叶修无奈地笑了:“多少遍了,你还没看腻啊。”他走过去揉了揉蓝河的头发,和他挤在一张凳子上。

那是叶修小时候的录像。

一岁的叶修穿着开裆裤,正撅着圆滚滚的屁股和弟弟抢西瓜吃,两个团子滚在一起,蓝河当场就破了功,埋在叶修颈窝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屏幕里的娃娃说话还漏风,秋秋修修分不清楚,管对方叫“咻咻”,管自己也叫“咻咻”,咻来咻去得,活像在赶鸭子。

“我不行了,不行了哈哈哈!”蓝河笑得直蹬腿,“你小时候怎么这么可爱啊!”

叶修挑了挑眉:“你分得清哪个是我?”

“分得清啊。”

“不是吧,我都认不出来。”

蓝河眉眼一弯:“我厉害吧。”

厉害,特别厉害,要不怎么是我男人呢。叶修环住他的腰,从后把下巴垫在蓝河肩膀上。录像还在放,两岁时的游乐场,三岁时的生日,哥哥牵着弟弟肉肉的小手,一块蛋糕喂得满脸都是奶油。蓝赶紧指着说,看看看,这个动作你现在还做呢!

“是么?”叶修和屏幕上的小孩同时皱鼻子,蓝河被逗坏了,看那架势,恨不得把奶绵绵的面粉团从电脑里抱出来,使劲亲个够。

录像在叶修十四岁的时候戛然而止,蓝河把电脑关掉,回头搂住叶修,在他嘴上轻轻碰了碰。

“等这几天忙过了,我们去趟你家好不好,蹭阿姨一个生日蛋糕?”

说完没等对方回答,蓝河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说:“叶修,你又老一岁了。”

“我也又老一岁了,我们俩越来越老,再过几年,会不会连荣耀也打不动了。”

“哪儿能啊。”叶修懒洋洋地搂住他,“蓝河大大霸气威武,再战十年不成问题。”

“好!我们就一起玩十年荣耀!然后再玩十年,再玩十年,等老的走不动了,就蹲论坛里,注册个小号,当你脑残粉!”

“行啊,我想想我叫什么,蓝桥春雪么么哒?”

“噗,滚蛋吧你。”

06

蓝河坚称这个视频是阿姨给自己的礼物,宝贝得不得了,忙上忙下扑腾了半天,又是找u盘又是要刻碟,恨不得把每一帧画面都扣下来藏好。叶修看着他那兴奋的小模样,突然觉得人间喜悦,大抵不过如此了。

他并没有告诉蓝河,就在昨天晚上,自己也收到了一段视频: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可爱男孩,正在奶声奶气地吃手,有个女人站在摄像机后,边拍手,边逗他说话——

“来看妈妈~诶,今年几岁啦?”

小蓝河冲着镜头伸出两根胖乎乎的手指,咧嘴一笑,还缺俩门牙。

估计两个妈妈又在比谁的儿子更可爱,还拖上他和蓝河当见证者。叶修笑着摇摇头,把彩信拖到了最后。

“儿子生日快乐!祝你健康平安,还要拿好多好多第一名!”许妈妈写到,“还有小许那孩子,以后就多麻烦你啦。”

今天是五月三十号,叶修刚刚过完自己第 三十二个生日。

再等两天,他的爱人也将迈入三十岁的门槛。

而蓝河也没有告诉叶修,在5.29的那一天,他登上了自己实力叶吹的小号,和无数粉丝们一起狂欢。他看着他收获各种各样的祝福,鲜花掌声源源不绝,荣光未散。他的爱人从谷底一路登顶,崖边悬绳而过,穷山恶水也敢涉,四境风光环叠而至,纷纷为他加冕。

而他却将辛酸都作身后曲,随手抓一把风里的人暖情长,乐呵呵地握住了蓝河的手。

他们相爱五年,岁月漫长而温软,从并肩的挚爱,到身后理解包容的家人,全世界的善意争先恐后地涌进手心,烧得胸口都烫。

蓝河看着新收到的,来自王瑾的短信,视线突然就模糊了。

07

“提前祝小许生日快乐,等你来家里,妈妈再把礼物补上。”


——完——

评论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