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未来

.

【蓝河生贺】【叶蓝】汉广

m

江渚之北临江仙:

1.爆肝爆了七千+,看了看去年银桑的生贺我爆了1W5顿时觉得自己老了啊.../×


2.HE必须的!!!!!!


3.有错别字的话抱歉。/趴


---------------------------------



  今天天气很不错,艳阳高照,小鸟在枝头歌唱,就像小学生的作文开头那样美好。


  许博远犹豫着,还是点下了微博的转发,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转发成功。四周环视,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到他的异样。转个微博搞得跟做贼似的,许博远自嘲地笑笑,把手机的屏幕摁熄了继续投身荣耀。


  那条微博是叶修的生贺微博,赞数和转发数都是相当可观的。


  我混在里面也不会被发现吧。


  小心翼翼,步步惊心。不敢在转发的时候多说些什么,生贺也只敢转发荣耀官微发布的微博,规规矩矩的,就像任何一个普通的荣耀粉丝一样表达对荣耀大神的生日祝福,像是在害怕会被察觉到什么。


  许博远其实很讨厌这样,仿佛失去了自己似的。但其实并没有,他还是他。带团的时候一如既往的认真而耐心,团里起了纷争便去调和,不去争无谓的利益,平静无波,就像他的ID一样,内心淌着一条悠悠蓝河。


  只有面对叶修的时候,蓝河会泛起涟漪,渐渐成了波澜,直到最后惊涛拍岸。


  许博远把手机揣回兜里,活动了下脖颈,顺势偏头望向窗外。道旁不知种了什么树,一到这个时候就会落下些小巧的果实模样的东西。风一起,漫天都飘舞着这小家伙,简直无处可逃。许博远很怕走这条路,每次起风了以后,那玩意儿总会吹进眼里,刺激得眼睛生疼,以至于流下泪来才能把它给赶出去,甚是狼狈。


  “我走了啊。”下班时间到了,许博远和今天值夜班的曙光旋冰打个招呼便拿上背包出门了。一走出俱乐部就是一阵劲风,许博远下意识地闭眼,听着耳畔草木的窸窣声。


  漫天的果实,雪一般下着。许博远反应还是慢了,又被刺激得流泪,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流得厉害。


 



  “热死了热死了……这才五月份就这么热了到六七月还怎么活啊?!”笔言飞把报纸折了聘来作临时工,怎奈这临时工也是职业划水,没干多久活儿就宣布退休。“哎,正好,跟我出去买杯雪糕去。”眼见许博远刚指挥完一次副本放下耳机休息的间隙,笔言飞立马拉上他直奔小卖部。


  回来的两人一人拿着一盒雪糕,收获不少艳羡的目光。许博远慢悠悠地坐回到电脑面前,翻了翻公会仓库,随意地看着,边吃着雪糕,好不惬意。


  “系统:您有一封好友私信。”


  许博远点开私信,是君莫笑发来的。许博远的呼吸有一段小小的停顿。


  “你那里热么?”这什么啊,莫名其妙。


  “当然热啊。”还是照实回答了。


  “哦,那就好。”


  “???”


  “老板娘不让开电扇,说是没洗,有灰。”


  “……这和你的问话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你那里也热啊,至少我不是一个人在遭罪啊。”


  “……”


  “去吃雪糕啊,你是不是傻。”发完以后许博远有点后悔。对方是叶修诶,自己怎么能这样和他说话,这太逾越了。


  “吃着呢。”


  许博远看着屏幕上“吃着呢”三个字,好像可以看出花来,傻呆呆地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口雪糕,脑海中描摹着叶修吃雪糕的模样,会不会也像他一样看上去有点傻气?


  雪糕融化在舌尖,麻醉了人的感觉一般,甚至产生了一种滚烫的错觉。


  这天热得好啊。


 



  许博远很喜欢杭州,从以前开始就是。


  这是个美丽而富有文化气息的古城。许博远幻想着,比如说西湖边上那一条长长的苏堤,比如说湖水中看惯日升月落的三潭印月,还有很多很多,单放在那儿就是人间绝色。


  “大春我要求休假!”千辛万苦之后终于拿下野图以后笔言飞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嚷嚷着,“明天儿童节!我代表蓝溪阁全体员工要求放假!”“拒绝。”现实生活中的春易老也是惜字如金,干脆地否决。笔言飞拽拽许博远的袖子:“老蓝老蓝,你想不想休假?”“我?无所谓啊。”许博远耸耸肩,笔言飞见状流露出悲愤的神情,春易老还补刀一句“你多学学蓝桥。”“我说老蓝,你就不想放个长假出去浪吗?旅游什么的,没想过吗?”“旅游…还是想过的吧。”许博远随口应着。“想去哪?”“杭州。”他不暇思索地答道。“杭州…哟,兴欣的主场。”笔言飞别有深味地说道,许博远懒得再搭理他。


  许博远很喜欢杭州,现在因为一个人更喜欢了。


  从广州到杭州,一千三百公里。


  深夜里带团乏了的时候,许博远会把笔记本往前推,空出一块儿位置,趴上去,脸埋在胳膊里面,闭着眼。他想象着,自己坐着一辆绿皮的火车,像是散步的老者一般踱步着,漫不经心的,不知不觉的,穿过一片油菜花田的灿烂,穿过一座山的苍翠,穿过潇湘的水雾,抵达那飘着雨丝儿的江南。那个人会不会撑着千机伞候在西子湖畔呢?


  不会吧。


 



  这是五月的最后一个夜晚,也将是六月的第一个凌晨。


  许博远躺在床上,失眠了。也许是因为太热了,他辗转反侧,不断换着睡觉的姿势以散发热量,被折腾得睡意全无。


  床头放着一本散文集子,许博远还只翻了不到十页,书签夹在那儿跟钉子户似的不肯走。他有想过爬起来看书,说不定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但想到上次自己失眠的时候爬起来看书,一下子入迷了一口气看到四点才想起来要睡,结果白天带团过大boss的时候直接秒睡差点灭团的经历,还是放弃了。


  都没什么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好忙啊。从学生时代开始为作业忙碌,再到现在为事业忙碌,也许老了还要为身体健康忙碌。所以许博远很多事情其实并不想管,比如说与绕岸垂杨争风,又比如说和霸气雄图还有中草堂明枪暗斗。


  要是一年能再多出来一个月多好啊。先睡上三天三夜,然后要把之前屯着没能看的书全部读完,然后骑着自行车游遍市区,然后……许博远畅想过很多他闲下来会做的事。


  但是现在他忙忙碌碌的,只有时间抽空想一想君莫笑,想一想叶修。


  如果有第十三个月,他就会去杭州找叶修,然后追求他,不再仅仅是抽空想他。


 



  许博远终于要睡着了,可喜可贺。然而在他半梦半醒间,午夜的钟声敲响,扰乱了他的清梦——


  好吧,说是午夜的钟声,其实只是一通电话。


  “二笔你发什么神经……我失眠了,好不容易要睡着了你一个电话……”许博远捏着手机沉着声音,语气不善。“生日快乐啊老蓝——!”笔言飞欢快的声音传来,许博远一愣。细细一想,对哦,今天六月一日,是自己生日啊。“绝对是第一个生日祝福吧?我就问这诚意够不够,给我一个字的回答。”“滚。”许博远笑骂一声,笔言飞显然也是知道他在开玩笑,很乐意配合他演一出苦情戏:“你居然跟我说滚!你居然这样对我!那天的誓言你都忘了吗!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行了行了,还睡不睡了,小心明天早上迟到啊。”许博远赶紧把话题掰回正道,感谢笔言飞的祝福以后挂断电话,重新躺倒回床上。


  还是睡不着。


  许博远对付睡不着的方法有很多,很有效的一个方法就是背书。因为失眠,他已经背下了半本诗经,还有长恨歌,这是最令他骄傲的。


  那背一遍长恨歌吧。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


  绵绵无绝期。


  “如果你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


 



  尽管这天是他的生日,许博远还是一如既往地早早来到俱乐部。一进门他就被躲在两边的曙光旋冰和入夜寒来了个偷袭,礼炮里的彩纸洒了他满头都是。“蓝桥春雪许博远生日快乐!”俱乐部里甚至拉上了一条横幅,看得许博远心里一暖。“第十区的时候,辛苦了。”春易老拍拍他的肩微笑道,许博远打趣道:“不辛苦不辛苦,为组织效力是我的荣誉!”俱乐部一片其乐融融,许博远也笑得很轻松,很洒脱,很自由,很真实。“行了。回去工作吧。”最后还是春易老下达指令,所有人才各自回到座位上登录荣耀。


  “各位各位我跟你们讲哦刚我去门房拿快递你猜我还看到谁的了对了就是蓝桥春雪的哎蓝桥春雪是哪位啊过来拿下快递啊……”大门被推开,许博远不回头都知道那喋喋不休聒噪不已的声音出自于谁——除了他的偶像黄少天,还能是谁?“我是蓝桥春雪。”许博远赶紧站起身回过头,一时间紧张地差点结巴。“哎哟今天还是你生日啊生日快乐哈!有什么想要的就说本剑圣一定给你弄来!”黄少天把包裹交给许博远,眨眨眼笑说,“听说你在第十区开荒的时候为蓝溪阁出力不少啊,而且还被老叶那个不要脸的给玩儿得很惨吧?要不我现在去找他PK虐他一把给你出气?”许博远低着头不敢正视黄少天,只道:“没…没事,不用麻烦黄少了。”“哎,真可惜啊。”黄少天表达的遗憾听上去似乎另有对象,但是许博远没有在意。


  黄少天走了以后,众人立马围上来围观许博远的包裹,收信人蓝桥春雪,寄信人秦岭秋风,飘逸俊朗的字从来没见过,寄送地址是北京。“哎蓝桥,不会是你女朋友吧?看上去还玩儿荣耀啊,收信人写的是你游戏ID诶。”一群人眼里闪烁着八卦之魂,一副你不当面拆包裹我们就认定这是你女朋友了的架势。许博远也不知道这是谁,无从解释,只得无奈拆开包裹,是一盒费列罗巧克力,一共六个。快递里还有一张明信片,上面是杭州的雷峰夕照,明信片上也仅是“生日快乐”简单的四个字,看笔迹应该和寄信人是同一个人。“刚好六个,够咱们分了。”许博远打开巧克力的盒子,放到众人面前,蓝溪阁五大高手此时齐聚于此,六个倒还多一个。“这是人家送你的生日礼物,我们哪里好意思要呢。”入夜寒摆摆手。“没事,本来你们不说我都不记得了。大家分了吧,这样我会开心些。”听得此言,众人便也没再推辞。


  巧克力的盒子很快变得空荡了,只有两个巧克力还躺在那儿,但是并不孤单,因为至少它们还有彼此。


  许博远抱着盒子回到座位上,愣愣地盯着电脑屏幕,然后鬼使神差般开始在荣耀里搜索ID为秦岭秋风的人。


  结果很快就出来,真的搜到了这么一个人。第十区账号,职业战斗法师,所属公会,蓝溪阁。


 



  许博远一怔,什么时候公会里有这么个人的?也难怪,许博远上交了蓝河的那张账号卡,第十区早不归他管了,目前的会长是系舟。许博远只偶尔回去看几眼,毕竟是自己在君莫笑的威压下好不容易带起来的。这一回第十区,系舟的私信就立马来了:“嗨蓝河,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公会还好吧?”“好着呢!”许博远看着系舟的回复勾了勾唇角,刚要问那个秦岭秋风是怎么回事,系舟的私信快一步到达:“我跟你讲,咱们公会好像有一个你的铁杆粉丝!”“我的粉丝?”许博远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赶紧确认系舟是不是在开玩笑。“是的,一进公会就问我会长怎么不是蓝河,我说蓝河已经不管事儿回神之领域了,那家伙好像为此还很失落。”“你怎么没让他来找我?”“我也有问过他要不要把你找来,他说你会去找他的。”许博远看到这么一句回复,顿时心下一惊,“那个人的ID叫什么?”许博远打字的手有点颤抖,答案在他心中有点成型,但又不确定。


  “秦岭秋风。”系舟的回复无疑敲下了定音锤。许博远感到一阵恍惚。


  “他现在还有在公会里活跃吗?”许博远赶紧问道,好像问晚了那人就退公会了似的。“有啊,还是咱们精英团的一员。这人的操作相当了得,指挥也很是出彩。先前还有点担心他是卧底,现在过去好几个月了,哪家卧底做苦力这么久还不捞好处的?”“你们今天下本吗?算我一个。”“哎呀那感情好!正好今天公会里一个强力DPS请假了,你来顶替他的位置再好不过。指挥交给你?”“行。”考虑到这样就可以和秦岭秋风接触了,许博远便就这么应下了。


  “兄弟们,这位是咱们的前任会长蓝河在神之领域的大号,蓝桥春雪,今天副本将全程由他指挥,大家热烈欢迎!”许博远看见系舟在团里发了第一条消息,下面马上紧跟着一排回复:“啊啊啊啊蓝河大大你终于回来了!”“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第十区小白们吗嘤嘤嘤…”“秦哥呢他偶像回来了快来人知会他一声啊!”接下来的消息全部都是“秦哥秦哥你偶像来啦快别潜了!”“人生苦短,机会一去不再来啊秦哥!”“今天秦岭秋风与蓝桥春雪能否牵手成功?让我们拭目以待…”“站蓝秦的就我一个吗?”“是的你是一个人,秦蓝大法好!”“等下话题好像越来越偏了……”许博远哭笑不得看着团队频道里的CP撕逼大战,只敲了一句“大家好,今天由我来指挥副本,大家还请多配合。”后面跟着“好好好一定配合配合!”“会长说哪儿咱们打哪儿!”这样的回复。“精英团里有很多都是当年你还在第十区的时候入公会的,都认识你呢。”系舟来了条私信解释着团内的火热气氛。许博远心头一暖——


  这大概就是他为什么会时不时回来的原因吧。这世界上,总有人惦念着你的好。当初那样辛苦的付出,在这样的时刻总让许博远觉得值了。


  只是,此刻热热闹闹的团队频道里,没有看见秦岭秋风的发言。


 



  许博远一直关注着秦岭秋风。


  攻击快准狠,时机把握很及时,输出一直稳在高位却又不至于OT,是个很让人省心的强力输出。看着那人手里的战矛舞得上下翻飞,恍惚间许博远想起一个人,那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时那个人手里的伞,也是舞得如此嚣张与豪迈的。一个走神,许博远的走位失误,正好踩在BOSS释放的陷阱里,差点就荣耀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走神了。为了全团着想,我决定还是将指挥权交还给秦岭秋风。听说以前都是他指挥的,他比我更了解这个副本和大家的情况。”许博远话音刚落,团队频道又炸了:“秦哥秦哥你被翻牌子了!”“此时不上更待何时!”“秦哥不要怂就是干!”许博远内心也有点忐忑,有点期待地等待着秦岭秋风的答复。


  “那我来指挥吧。”


  “秦哥加油!”“哎哎哎大家都别说话了啊给秦哥告白啊不指挥腾位置啊。”许博远自动忽略了某些字眼,问道:“秦岭兄打字指挥吗?”“是的是的,咱团里没有一个人听过秦哥的声音。”“秦哥一边指挥操作还能不乱这手速也是没谁了。”


  “今天不打字指挥了,我语音。大家团聊随意。”


  许博远看着秦岭秋风这么一句回复,顿时心跳加快。


  “咳…听得到吗各位?”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从耳麦中传出,许博远整个人都僵硬了,一时间瞳孔放大,心跳声像被放大了无数倍。


  “秦哥声音好好听诶。”“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等下好像是叶神啊?!”“这么一说还真是!”“我靠野生的叶神?!来咱们蓝溪阁卧底的?”“哈哈哈哈哈当初是谁和我赌秦哥是黄少的站出来兑现赌约!”“喂你们是不是忘了秦哥是蓝团的小粉丝儿啊?!”“我天这信息量略大……”


  嗯,没错,信息量略大。


  许博远的脸色真是难以言喻。


  “各位都准备好了吗,我开怪了。”秦岭秋风说。


  “蓝团长可要认真点,别因为哥走位风骚就走神啊。”秦岭秋风又补充一句。


  轰——


  好像有什么在许博远的脑子里炸开了。



  副本怎么过的,许博远已经全然不知道了。近乎是下意识般地操作,所幸也没出什么大乱子,稀里糊涂把副本给过了。


  副本一结束,许博远就退出了队伍,只匆匆向团里的人道一声再见。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呢,害怕吗?大家也只说可能是叶神,又不一定是他本人……


  但是,自己是不会听错的吧?那个人独特的,因为常年吸烟而有些沙哑,带着点慵懒意味的声音,那个总被自己臆想出有温柔的成分在其中的声音。


  许博远正走着神,系统的提示音将他的注意力拉回屏幕。


  “系统:玩家秦岭秋风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许博远想都没想点了忽略。


  “系统:玩家秦岭秋风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系统:玩家秦岭秋风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系统:玩家秦岭秋风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


  系统提示接踵而至,毫无例外的清一色好友申请。


  算了算了,权当是大神想来交个朋友吧。许博远在心底叹口气,深呼吸以后还是点了同意。


  “系统:您有一封好友私信。”


  “蓝团长好不给我面子啊,这都第十八封好友申请了。”“对不起对不起,刚刚在忙,只能先忽略了。”许博远看着这无比正常的开场白,稍稍松了口气,赶紧打着圆场。


  “寄给蓝团长的包裹收到了吗?”“收到了。真是你送的啊?”“是啊。”“谢谢啊兄弟。”许博远很想再多说点什么,然而搜肠刮肚也只说得出谢谢这种客气话。


  “对了,蓝团长知道我是谁吗?”许博远一看这条回复,心里呼啸而过一个大写加粗的“完了”。“不知道……”许博远违心地回复着,像是当年查高考分数前的最后一秒一般紧张地等待回复。


  “我是你的超级粉丝。刚才团里也有人说了。”


  ……


  许博远感觉自己像是被高高抛到空中,本以为接下来会急速坠落谁知却落入软绵绵的云朵之中。


  “是吗,那还真是承蒙厚爱了。”许博远想了想,又追问道:“能问下你为什么会是我的粉丝吗?蓝溪阁比我厉害的剑客大有人在,何况蓝雨的第一剑客是黄少,他可比我不知道厉害多少。”“理由的话,晚点再告诉你吧。”“行。秦岭兄你现在有时间吗?”许博远没多想,当是秦岭秋风不想说,也就不去勉强。“有啊,怎么?”“我要下个副本刷点材料,你能来帮个忙吗?”“就咱俩?”“嗯。副本难度不大,我一个人也可以,但是两个人效率会更高。”“行啊。”


  一切终于步入正轨。许博远放松下来,整个人软在靠椅里,操作着蓝桥春雪回到神之领域,和一个朋友碰面,然后两个人一起下个副本,单纯享受游戏的乐趣,不用考虑公会间的尔虞我诈,不用在乎利益纷争。


  也不用在意叶修。



  到了中午的时候,秦岭秋风就说有事要下线了。


  “跟你下本挺开心的,明天有时间吗?”秦岭秋风说。“那得看公会这边有没有安排了。”“那行。你等着我啊。”然后秦岭秋风就下线了,许博远都没来得及问他“等什么”。


  按照我俩的时间安排来看,不应该是他等我吗?


  “今天辛苦了,你提前回去吧。”许博远刚吃过中饭,春易老便过来通知他可以提前下班了。许博远轻轻摇摇头:“没事没事,生日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一年一次。我回去闲着也是无聊。”“刚才碰到了黄少,他让我给你批准半天假期。”“……”许博远权衡了下,这要是自己不回去,未免太不给春易老和黄少面子了,于是还是点头答应了。


  回到家的许博远躺倒在床上,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了。


  许博远一个偏头,看到了那本摆在床头的诗经,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爬到床头拿过诗经。正好有时间了,赶紧看看书,之前背的诗也差不多要忘了。许博远随意翻到一页,看了眼标题就要开始背。


  “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这水雾,怎么会这么浓呢,竟然完全看不见那边那个人的身影啊。


  是不是要在五月下一场雪,才足够冻结眼底的泪?


  是不是要让雪糕燃起火焰,才足够温暖漫漫长夜?


  是不是要三步跨过一千里,才足够赶去赴你的约?


  是不是要四季轮回十三月,才足够前往你的身边?


  是不是要长恨歌仅余五字,才足够让你明白——


  此恨,绵绵无绝期。


  今天是我的生日啊,能不能允许我许个愿望?


  门铃声传来,许博远手一抖,差点把书给扔下。“来,来了——!”他赶紧先应着,然后小跑到门口,都没来得及从猫眼里看看是谁就一把打开了大门,动作之快以至于差点撞进门外人的怀里。


  “哟,这么热情啊?知道是我来了?”


  许博远身形一滞,一时间不敢抬头。


  那个前几个小时还只在耳麦里听到的沙哑声音,现在真切地响在头顶。


  “叶叶叶叶叶神?!”许博远这一刻真想咬掉自己不争气的舌头,结巴个什么,这不是不打自招了么,“你你你你你来干什么?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你等一下我脑子有点乱……”叶修看了看闭眼扶额的许博远,上前拿下他扶额的手,俯身轻轻在额上印下一吻。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是你的粉丝么,我这不是来回答你了嘛。”


  “因为我喜欢你啊。”


  “生日快乐啊,小蓝。”


  许博远的指尖颤了颤,心尖儿也是。


  去他的吧,我不管了。此时不上,更待何时?!不要怂就是干!


  许博远扑到叶修身上,双臂环到他背后,拥得紧紧的。


  “谢谢你,真的……”




以下大概(?)是彩蛋:


  “叶神,你还是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吧......”晚上的时候,许博远被叶修抱在怀里,两人共用同一个笔记本,他艰难地回过头去问道。


  “哦,那个包裹是我拜托大眼寄给你,然后让少天带给你的。”


  “让黄少交给我就算了,拜托王杰希大神又是什么情况啊......”


  “这不是怕被你发现是我寄的嘛。巧克力吃了吗?”


  “嗯。”


  “好吃吗?”


  “好吃。”


  “那现在到我了咯?”


  “嗯?”许博远眨了眨眼,并不是很懂叶修这话什么意思。


  ......


  “叶...叶神......”


  “叫我名字。”


  “不要...”


  “确定?”


  “叶修...叶修...叶修...!”


  “嗯,我在。”


  生日快乐啊。许博远。


  悠悠蓝溪之畔的他,终究还是等来了他。


  真好。


----------------------------


我不会开车,别看我了,没车,真没车。/禁止殴打作者×/说着一块板砖扔过来×


从入全职坑到现在,最喜欢的角色就是蓝河,许博远。


我的两个同桌没有入坑,但都知道我在全职坑里,知道我最喜欢许博远。


“他是哪个战队的啊?厉害吗?”


我总微笑着回答:“他不是职业选手,但是很厉害,我很喜欢他。”


我知道的,即便他不是职业选手,他也是最棒的。


那样与世无争的蓝河,那样纯粹的蓝河,那样真实的蓝河。


一句话总结:


许博远是我男朋友情敌们拔刀把!!!!


明年六一再战!!!!!

评论

热度(28)

  1. 司空未来江渚之北临江仙 转载了此文字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