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未来

.

【叶修生贺】【叶蓝】英雄救美

m着之后看

清散言:

哈喽大家好我又来写生贺了hhhhh


之前有人吐槽我《劫灰》那篇从乐乐生贺写到了叶修生贺【对手指】


感觉好羞愧啊好羞愧啊quq


趁着叶蓝生日相近,我就写了这么一篇没有文笔没有构思剧情还是狗血俗套的傻白甜o(>﹏<)o


大家尽情的来嫌弃我叭( ⊙ o ⊙ )




写给叶修:


你是光芒,即使身处最黑暗的空间,也能燃烧自我,迸发出最耀眼的光芒来。


你强大,也温柔。


看全职的那段时光,岁月温柔缱绻。只有一场又一场痛快淋漓的胜负,一次又一次的全力以赴,不断地朝着荣耀的巅峰进发,王者重回荣耀巅峰。


感谢你,感谢虫爹,给我带来了那么多欢笑与感动。


让我在逆境中,也能风轻云淡地道一句,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想跟你说的话有很多很多,然而在此时此刻却苍白无力的表达不出。只能最简单的跟你道一句


叶修!生日快乐!


叶秋也是生日快乐!!!


祝我们的领队大大,在世界杯中,拿很多很多个第一!


——————————————————————————————————


【叶修生贺】【叶蓝】英雄救美


 


【壹】


繁弦急管的燕京城,日日佳节夜夜笙歌。正赶上了河清海晏的太平盛世,处处是国泰民安歌舞升平——这年头,大侠都改行去当了道士,譬如微草观的那一位。


叶修自打出了嘉世山庄下山游历,至今已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一路北上,先乘着画舫到了松江,去轮回参加了新掌门的继任仪式;紧接着又奔赴即墨跟老友韩文清于崂山之巅论道,大醉了三天三夜;路上听闻现下正是牡丹怒放的时节,又折返去了一趟洛阳;之后,便直奔天下极尽繁华恢弘之所——燕京城。


燕京城地处龙气汇聚之灵山宝地,武林大派也比各地多了一倍。先前武林大会上叶修与各派掌门也俱是老相识,其中交情最深的那位,当属微草观观主,王杰希了。


微草观已有百年历史,在近郊一座无名山上,掩映于树木葱茏之中。庭院里但见松柏郁郁青青,一派古朴庄严。道长王杰希也是个一板一眼的严肃性子,叶修听他参了半晌道可道,何谓道,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大手一挥,告别道,“王大眼,你好好修道,我替你下山看看这俗世繁华啊,告辞。”


说罢,拱手作别,便要转身离去,王杰希却在身后突然喊住他,“我见你红鸾星正明,怕是好事将近。我给你指条明路,但求事成之后你能给微草捐些香火钱,如何?”


“欸?”叶修来了兴趣,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拉长声音懒洋洋道,“烦请道长不吝赐教?”


“下山后一路往西,平康坊。”


王杰希说罢,半合起双眼,微微一笑,再不多言。


 


【贰】


平康坊之名是效仿了唐朝西市中的平康坊,亦是游玩赏乐之地,寄居了天南海北来京城谋生的游子旅人。叶修从街头那家胭脂铺子开始逛起,将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的走着。他穿着一身墨蓝的粗布衣裳,全身上下除了背后负着的一杆却邪再无一点装饰,头发被发带半挽了个髻梳在脑后,胸前垂下两绺一尺长的鬓发,看上去就像是个落拓的游侠儿。


大街上熙熙攘攘,有沿街叫卖的走卒小贩,也有三三两两结伴出行的公子哥们,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互相挽着流连于布庄茶楼,媚眼如丝在街上乱瞟着。又不知是谁家公子看上了谁家小姐,四目相接仿佛就已定下终身。


啧啧,瞧那丫头掩着唇低眉浅笑,面上两片绯红,叶修不由得感慨道,行乐需及时,韶华易改啊。


他正想着也找家茶楼歇歇脚,迎面便“跌”过来一位姑娘。那姑娘发出一声轻呼,眼瞧着那道水蓝水蓝的身影就要跌在这尘土里了,却又被人抱了个满怀。


“姑娘当心。”


打小的家教便让叶修知道是不能让女子难堪的,于是他便长臂一展接住了要倒下来姑娘。但觉温香软玉在怀,发间有好闻的淡淡馨香,只不过叶修对这些风花雪月全不在意,也分辨不出,这姑娘的发香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只觉得闻上去心旷神怡。


那姑娘面色绯红,一双剪水眸子里眨巴眨巴着全是羞怯,说话声音也是细声细气,倒是比一般女子低沉了些,“多谢公子相救。”


言罢,还盈盈施了一礼,头上步摇相撞,叮叮当当如清歌一曲。


叶修按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左眼皮,心道,这下子还真是得去给王大眼捐些香火钱了。


世人皆道,今宵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叁】


自打那日起,叶修便时不常惦念起,那道水蓝水蓝的身影。


那姑娘眉目如画,一颦一笑都深深烙印在叶修的脑海里,那几声环佩轻响亦一下下扣在了他的心上。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这几天恰好赶上了南岭蓝雨门的正副掌门前来燕京别院避暑,依着黄少天闲不下来的性子,知道了叶修也在京城,便必定是要约他出来小酌一番的。喻文州向来宠着黄少天,只要不太过分的要求从来是要星星不给月亮。但考量到叶修不胜酒力,最终地点定在了西市最大的茶楼——蓝溪阁。


叶修上了二楼,引路的小厮给他指了最里面的包间,低声道了一句,“二位掌门在天字一号房等您。”


叶修暗暗咂舌,原来蓝雨在京城竟有这么一处气派的宅子,自己竟到如今才知道。若早知如此,先前两日就住在这蓝溪阁,也省去不少银子。


拨开层层珠帘帷幔,室内暗香浮动。黄少天见他进门立刻热情地迎了上来,叽里呱啦也不管叶修在没在听就说了一堆。


无视掉黄少天的言语攻击,叶修径自冲着窗边煮茶的喻文州略一点头,权当做打了招呼。


“少天,”喻文州唇边笑意清浅,“回来坐吧,叶修被你念得怕是脑仁都在作痛了。”


“哎呀掌门,我一年基本上也难得见到这老鬼几次,这么热情当然是正常的啦。况且最近有那么多事情要跟他讲,比如我在新入门的弟子里看到的卢翰文那小鬼,自然想让叶修前辈提携一下啦……早知道叶修也在京城就把他也带过来了,让这不要脸的家伙领略一下什么叫后生可畏是吧是吧是吧?我看微草观近日来也有个小道士叫……叫什么高什么杰的,哇舞象之年去当什么小道士!听说王大眼把他宝贝的像自己儿子似的。诶老叶你去了微草见没见到他?是不是就是王杰希那家伙的私生子啊啧啧啧我跟你说别看他眼睛一大一小一脸正气心可脏着呢!也不知道小卢跟他儿子比起来哪个厉害一些……”


“少天可还是这么活泼啊,前辈看在眼里真是万分欣慰。”叶修像没骨头似的倚在一堆软垫里,手里捧着传说是张佳乐寄来的普洱茶,那副倚老卖老的模样恨得黄少天牙痒痒。


他正要开口再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说上一番,喻文州递过来杯茶,笑吟吟地打断他,“听苏小姐讲,叶掌门入江湖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世家公子。正好我楼里的头牌姑娘对琴艺也略通一二,今日我便请她来奏上一曲为你我助兴,可好?”


说罢,喻文州轻轻击了三下掌,二位抬琴的小厮身后跟了个袅袅婷婷的绝美女子,面覆薄纱,曳步走来,低眉施了一礼,端坐在琴前。


叶修的心突然不可抑制地狂跳了起来。


晶莹如玉的指尖在琴弦上划过,淙淙如流水,呦呦似鹿鸣的一曲《春江花月夜》,平复着这个灼灼夏日的燥热。


一曲终了,余音绕梁,三月不知食肉味,信矣。


叶修笑了笑,“敢问姑娘芳名?”


“小女绝色。”


那女子抬起眼,盈盈秋水的一凝眸,无情也都看成了有情。


叶修又道,“姑娘唐突,不知能否摘下面纱?”


这温文有礼得仿佛不是叶修本人了。喻黄二人对视一眼,眼底尽是兴味。


大新闻啊,轰动武林的大新闻啊。武林巅峰第一人爱上茶楼风尘琴女,啧啧啧,没想到叶掌门居然喜欢这种娇羞可爱型的。


一旁的二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等着姑娘摘下面纱,露出一张足以论得上是倾国倾城的一张脸,难怪名叫绝色,倒是真真的名副其实。


可谁料叶修却一脸失望,低低道,“不是她……”


黄少天一把搭上叶修肩膀,压低了声音一脸兴奋,“我说老叶,听王大眼说你红鸾星亮桃花将至,不是吧真被他算准?你给我讲讲是谁家的姑娘?咱们弟兄一场,这种事情当然是有求必应竭我所能啦!是不是啊掌门?”


“嗯……我倒是不知道那位姑娘的芳名……”叶修也毫不扭捏地默认了,“不过嘛,与这位绝色姑娘倒有七分相像,只是那人是天生的笑唇,下巴也要再尖一些,声音也更低沉罢了。”


“唉你说的这姑娘我怎么好似有些印象?掌门掌门,你有印象吗?”黄少天皱着眉想了片刻,又去求助于喻文州。


喻文州一耸肩,“你我平素见的人都是一样的,你觉得我面熟我也一时想不起那人是谁了……”


就在此时,那位绝色姑娘踌躇着开了口:“我想,小女倒是认得这么一个人……只不过,是男子罢了……”


“他是何人?难不成也是这蓝溪阁的人?不然没理由啊见过的人我和掌门竟都不记得名字……”


“就是绝色的兄长啊,名唤蓝河。小女的琴技,亦是他所教授。”


 


蓝河……


 


【肆】


说这人世间的所有相逢,大抵都脱不开因缘际会四字了。


若不是恰好那一日绝色卧病在床,又恰好先前答应了太师府的人晌午去奏琴助兴,蓝河也绝不会扮作绝色的模样出门。而若不是扮作绝色,蓝河也不会与叶修相逢。


蓝河穿不惯女子的花盆底绣花鞋,恰巧在回去的路上踩到了一粒石子,便好巧不巧地跌进了叶修的怀里。


说相逢,道相逢,却是无巧不成书。


这一系列的机缘巧合,导致叶修害了近半个月的单相思,对象……竟还是个男子。


当晚绝色回去说给蓝河听的时候,蓝河脸上红霞满天,好不尴尬。笔言飞过来哭笑不得地拍了拍蓝河的肩膀,咳了一声,忍笑道,“小蓝啊,你就等着过几日,叶神八抬大轿娶你过门吧。”


“二笔,你们也都拿我开涮!”蓝河尴尬地绞着衣角,连忙解释道,“这就是个误会了!叶神怕是也不会再提了,拜托你们也不要再提了好吗!?”


眼瞅着蓝河就要到了暴走的边缘,众人都嬉笑着散去。蓝河绞着衣角的手指紧了紧,倏尔想起那日黄昏时,自己跌进的那个怀抱——


宽广而又温暖,像是一片寂静广袤的草原。


就像叶修本人那么强大,给人安心的感觉。


只能是叶修吧。


率领嘉世在武林大会上一举赢得三连胜,在中原武林呼风唤雨的斗神,叶修。


蓝河记起有次他听说自己崇敬的黄少天前辈与人约战在紫禁之巅,效仿昔年的叶孤城与西门吹雪那场决战。趁着夜里,蓝河偷偷跑出去远远地看着。尚还记得那夜无星无月,乌漆抹黑,伸手不见五指。唯一的光亮就是二人兵器上的寒光。


黄少天的冰雨攻势快,且招招指向要害,而他的对手却还是懒洋洋的,一点都不紧张,提着一杆长矛,轻轻松松地格挡了几下,仿佛是在戏耍孩童。


就在此时,黄少天踩着长矛高高跃起,冰雨高举过头,迎面劈下,如一道新月形的流星急速下坠。蓝河虽不会武艺,但不意味着他不懂,他能看出这是落英式与银光落刃的结合,威力大速度快是在江湖中有名的难解招数。


蓝河不由得为对方捏了一把汗。


只见那人还立在原地也不躲闪,蓝河看不清那人的长矛是何时出手的,手腕一抖便是一记豪龙破军,直直迎上了剑锋。


兵器碰撞间发出尖锐的响声,那人虽挡住了进攻却也被推出了半尺,房顶上瓦片摇摇欲坠。就在此时,长矛上黑气汇聚,那人一发力,黑气在空中形成一条巨龙,盘旋着朝前方的黄少天咬去。


当时黄少天嘴里一直碎碎念着什么,奈何蓝河离得太远听不太清。但他知道,这招是伏龙翔天,虽然威力极大,但如果来得及闪避的话只要向左右闪避完全可以避过。


黄少天一个收势,在空中就要纵跃到一旁,孰料长矛在那人手上一抖一转,挽出了个枪花,黑龙竟然猛地回头,狠狠叼住了来不及招架的黄少天。


——龙抬头!


能将一杆战矛玩出这样精准的招数的,在整个武林,怕是只有那一人。


他是武林的巅峰,是江湖的神话。


他是叶修,强大到不需要理由的叶修。


无论是出于误会还是真心,这样强大到无所畏惧的人,他却偏偏对我一见钟情……


思及至此,蓝河脸上仿佛又是火烧火燎一样烫。


【伍】


虽说眼下是太平盛世河清海晏,但每天也不乏上演一些,英雄救美两成姻缘的事迹,在街间坊里流传着一段又一段的佳话。


近日来,流传的便是武林至尊一叶之秋与蓝溪阁头牌琴女绝色荡气回肠的爱情传奇,更有甚者,将这一出编作了折子戏,日日演着,场场爆满。


各位看官,欲知此事何解,且待我细细道来。


 


先说这蓝溪阁,可不如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蓝雨远在岭南,与燕京城可谓离了是十万八千丈,在京城建了个如此气派的茶楼做别院,可不仅仅是财大气粗那么简单。


据江湖传言分析,这蓝溪阁,极有可能是蓝雨门设立在京城的情报点。


燕京城,龙气汇集之所,熙来攘往的人多了,自然消息也要比别处灵通不少,故而许多门派都在京城设有特别的情报机构,这也是常情。


而蓝河,便是蓝溪阁下的一个探子。


他不会丝毫武功,全凭一身琴艺,常常在达官显贵家出阁演出,一来二往,这些人常常会对这样一个只会弹琴的少年放松警惕,而蓝河也真的做到了守口如瓶——除了每日将消息总结好送入蓝溪阁的情报盒子内。


然而,这江湖上,大多数人都死于知道的太多。


吏部尚书担心蓝河会将自己收受贿赂扶植自己的力量这样的秘密公诸于众,日日不思茶饭,夜夜辗转难眠,终于一咬牙,下定决心,斩草除根,不留祸患。


蓝河不过是一介小小琴师,亦无武艺傍身,吏部尚书料想杀他该是易如反掌。他试过下毒、暗器,房间走水等等多种方式,也不知是蓝河福大命大还是他吏部尚书活该倒霉,竟没有一次成功,还险些败露了自己。


眼瞧着就要束手无策之时,吏部尚书心想不能坐以待毙,重金雇了二位杀手,刺杀蓝河。


再说叶修。自打从蓝溪阁回去后,他对这个“蓝河”有了无比浓厚的兴趣,他常去蓝溪阁指名要听他的琴,又每每都把他逗到炸喵。后来蓝河拒绝见他这个客人,甚至还想出了给绝色化化妆后替代自己这样的主意,却被叶修一眼认了出来。这几日叶修是天天粘着蓝河,倒不是出于什么其他目的,也许只是觉得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儿,竟然错投了男儿身;根骨不适合习武,还偏偏有一腔想要仗剑走天涯惩恶扬善打抱不平的赤子热血——叶修心道,好久没遇见过这般有趣的人了。


 


蓝河遇刺那日,恰值七夕。


燕京城的青年男女们,习惯在这一天提灯出门,大多数是自己一笔一笔勾画出来的,有鸳鸯戏水,有并蒂田田,有牛郎织女,亦有连理同枝。大家提着灯埋首走路,一旦两盏灯相撞,二人瞧对了眼,便可交换姓名身份与信物,日后可有深入交往。


所以这一天,甫一入夜,星星点点的灯火次第亮起,年轻人们纷纷来到街上,提灯撞姻缘。


蓝河和叶修,自然也不例外。


不约而同地,一个自翡翠桥东提着盏并蒂莲,一身水蓝清新的像是早饭的小葱拌豆腐;另一个大步流星地提着盏比翼鸟,也垂着头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从桥西上了桥。


行至半路,只听两盏琉璃灯相撞,发出“叮”的一声脆响,还未抬头,叶修就想到了初见时分,头上环佩清脆的步摇。


与此同时,潜伏在桥下的杀手从桥洞下翻身跃上,一人长剑出鞘,一人飞镖离手,目标直取尚还未反应过来的蓝河。


蓝河只觉耳畔风声大作,接下来双脚便离了地,被拥入那温暖宽广的怀抱在空中转了三周,这才复又踏踏实实地踩在了地上。


 


后来叶修如何耍帅英雄救美一番已不便赘述,解决掉两个刺客之后,叶修回头,看见蓝河一脸崇拜地呆怔在那儿。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斗神走上前去,好笑地刮了刮蓝河的小鼻尖,低声笑道,“怎么,被你相公迷住了?”


“嗯……谁是相公?!”


话一出口,蓝河的脸腾地一下涨得通红。


“怎么,按照戏文里的情节,英雄救美后不该是以身相许以报恩公吗?嗯?”


“胡扯!”


“那方才我们撞过灯了,在下叶修,嘉世山庄掌门,不知卿可中意否?”叶修的脸上难掩笑意,却极尽温柔地等着蓝河给他一个答复。


“……在下蓝溪阁琴师,蓝河,承蒙公子厚爱。”


他的身后是满街灿烂夺目的花灯,将他的脸庞映上了一层暖色。


叶修伸出手去,将他垂下来的一绺青丝别到耳后,轻轻地俯下身去。


夜色旖旎。


【陆】


后来坊间传言不知怎地将蓝河传成了绝色,但这也与我们的主人公们无关了。


中秋夜,叶修领着蓝河来勾栏院看戏班子演出,演的恰好是叶修与“绝色”这一折。蓝河看着别人演着自己的故事顿觉万分羞耻,全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叶修在一旁却看得津津有味。


“你羞什么?”叶修的声音紧贴着耳边传过来,热气尽数喷洒在蓝河耳中,激得他一阵战栗,“你看,这天底下的人,都来祝福我们呢。”


台上的折子戏咿咿呀呀唱的结尾,那青衣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青丝变白发,不敢与君绝。”


台下,他们也十指紧扣。


——青丝变白发,不敢与君绝。


——————————————————————————————————


赶上啦!!!


叶修生快!蓝河快生!【嗯就酱紫!


感谢各位观看【鞠躬】(づ ̄ 3 ̄)づ❤




                                                                                  清散言


                                                                   2016.5.29晚九点二十三



评论

热度(18)

  1. 司空未来清散言 转载了此文字
    m着之后看